任珈锐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大麦户今夜,我们来谈谈死亡-静静地说咖啡厅

2016-10-11 15:32:29
今夜,我们来谈谈死亡-静静地说咖啡厅
:6月末,我刚刚讲完一节课,回到办公室接到了大学舍友的语音大麦户。接通之后舍友泣不成声地告诉我洁已经进了重症监护室,生命垂危。我听闻后立即泪如泉涌转台王,因为洁不仅仅是我舍友的闺蜜,更是陪伴我走过人生中艰难时刻的挚友。然而尽管挚友患上肺癌已有两年之久,癌细胞也已经转移到各处,但我和舍友尚且心存一丝希望,不想让洁那样早离开。然而两天后,洁的妈妈在洁朋友的群里告诉我们洁已经去世了。这样一个消息如同利刃一样插入我的心中,往事一幕幕一桩桩涌上心头::还记得通过姗姗第一次认识洁时候她一脸天真朴实,人畜无害的样子;再后来我们一起逛街一起吃饭,一起聊人生聊理想时候洁拍着胸脯说要做社会学家的样子;大四时候爷爷病重,男友不关心我反而把找工作压力发泄到我身上,是她陪伴着备研的我走过最艰难时光;最后她毕业回到山东老家,在园艺公司做一名管理人员,工资虽然只有四五千,但在她们城市已经不错了。所以从11年9月姗姗把她以自己高中最好朋友身份介绍给我们到现在已经快七年了,是的,两千多个日日夜夜过去了。我和洁从最开始的相识到相知到现在天人两隔,一切仿佛是过眼云烟。
两年前的春天,洁在单位体检时候查出来肺癌。我们才知道在她高考时候就查出来身上长了恶性纤维肉瘤,在县里的医院做了切除手术。然而由于县医院技术有限,她的肉瘤并没有完全摘除,也正因此在六年后她的恶性纤维肉瘤转移了。在她做体检时候已经发现肺部肿瘤足足有三乘以三厘米了。之后便是姗姗和我一起为她募捐,募捐金额是150万,因为只有凑够这样多的钱她才可以去美国用最先进手段治疗。然而时运不济,我们只给洁凑到了十八万。后来洁的母校一所985高校也给她捐了十万。然而这些钱加上洁做农民工的父母三十万的积蓄很快就花完了。洁告诉我们美国进口药十几瓶就要三十多万,最后的一年她的治疗完全是在拿钱换命。然而在洁短暂的27年生命里的最后半年经历了十多次抢救,进过ICU,最后两个月甚至完全依靠氧气机保证正常呼吸。因此到最后我们都觉得这样痛苦的生真的不如安详的去。尽管如此,听说她的去世我们依然扼腕叹息,痛苦不已。朋友尚且如此,洁的父母弟弟该有多痛苦多伤心。到现在我还记得洁刚刚患病时候的豪言壮语,我要看着我弟弟结婚。可怜的洁还没有正式地谈一次恋爱就这样离开了这个曾经让她无限热爱的世界,不可谓不悲凉。人们曾经说过人有三次死亡,第一次死亡是通常意义上所说的医学上的死亡,第二次死亡是所有亲友的伤痕抚平的那一刻,第三次死亡是所有亲友忘记了他的那一刻。那我真的想说洁不会经历第三次死亡,因为我和姗姗会一直想着她。洁,名如其人,品行高洁,心地善良,临终时侯丝毫不对命运不公怨恨,反而将眼角膜捐献出去。这是怎样的无私和胸襟啊!令人叹服不已。
而由洁的去世,我也想起了我身边那些曾经被死亡威胁的同龄人和被死神带去的人。毕竟被死神带去这件事太过沉重,我们还是想讲讲被死亡威胁过的同龄人吧!我在小学时候有一个特别好的朋友,叫做依依。那个时候我是班上四个学习优秀的女生之一,她特别擅长朗诵,成绩也在中上。后来我去了一所市重点初中的实验班,她派位去了一所区重点。从初中开始她就开始学坏,抽烟喝酒诗碧脱毛膏,打架骂人,成为年级里著名的小太妹。中考她考得很一般,去了一所末流区重点。高二她读了文科,高考去了北京一所普通一本师范大学英语系。大学的管理很宽松,她不再努力学习,混迹于三里屯的酒吧,浓妆艳抹,夜夜笙歌。渐渐地她染上了毒瘾,慢慢人都脱了形。后来由于纵欲,她还染上了宫颈癌基洛夫空艇。好在发现及时,做了切除术两年后也没有转移。上次去看她,她已经戒掉了毒瘾,然而面容依然憔悴,身体还是虚弱。看着她那副令人可怜的样子,我完全无法相信这就是当初那个乖巧天真,羞涩胆小,笑起来有甜甜酒窝,两个麻花辫子晃来晃去的小依依。人的路有的时候因为命运而变得荆棘丛生,而更多的时候却是因为自己误入歧途,还有时候是因为自己想要的太多最后却失去了最重要的,比如我的高中同年级同学琦琦。琦琦在高中时候和我不甚相熟,只是见面打招呼而已。和她熟悉起来是因为在07级校友群看到她因为查出来卵巢癌早期而向学医学校友求助卡廷森林,我出于同情在微信里安慰了她几句。进而便成为了亲密的好友。特别残忍的是查出来卵巢癌时候她刚刚结婚,正和爱人憧憬着美好的三口之家生活。她和我说从高中开始她几乎每天都是凌晨入睡,而医生说长期没有充足睡眠与她的患病有很大关系。同时按照老中医的说法,晚上11点到凌晨一点的子时是分泌胆经,身体内万物休养生息的时候。可见早睡早起,按照日出日落调整作息是多么重要的一件事情!这些面临死亡威胁的女孩子很多时候之所以会遭遇不幸和自己有着脱不开的关系。任何时候保持积极健康的心态和良好生活方式对于保证身体健康可以说是至关重要的。作为人一方面不能够太放纵自己,过于遵从自己内心而无视社会基本规则无异于玩火自焚,一方面不要给自己太大压力,什么事情差不多就好,用太多精力去作为人一方面不能够太放纵自己,过于遵从自己内心而无视社会基本规则无异于玩火自焚,一方面不要给自己太大压力,什么事情差不多就好,用太多精力去追求本不该属于自己的东西真的会让自己的人生溃不成军上海惠生堂。
而现在我想讲一个和命运抗争并且抗争成功的女孩子的故事。这个女孩子是我的小学同级同学蕊蕊。我四年级时候在区奥校上奥数班贵妃记,那个时候和她同桌。我们相处得甚是融洽。后来她去了一所区重点,中考去了一所很普通的中学。在那里她成绩优秀,是最好实验班的数学课代表。她爱看电视剧《家有儿女》,爱看《武林外传》,爱听蔡依林的歌曲。她的日子过得幸福而快乐,直到高三她患上了白血病。看着新闻报道我们才知道她三岁就失去了父亲,她妈妈在公交公司工作,一个月微薄的收入要抚养她和她患病在身的祖父。我们才知道她有多么不容易又有多么坚强。她募捐拿到了几十万的捐款,后来她找到了配型的骨髓,做了十分成功的移植手术,然后11年她考上了一所普通一本大学,毕业后在一家小的互联网公司工作。她目前年薪十多万,日子过得充实而快乐。前段时间我们一起吃饭, 蕊蕊还央求我给她介绍男朋友呢!与其说蕊蕊是白血病患者中比较幸运的一个,更不如说是她的乐观与坚强给她带来了一重又一重的好运。因此我相信好人有福报这句话在大部分情况下的可信度曹婴。
下面我想讲两个沉重的故事。第一个故事的主人公是苗苗,是一个就读于国内名校笑起来眼睛弯弯甚是好看的姑娘,第二个故事的主人公是诗儿,是一个才华横溢本科阶段就读于常青藤被国际顶尖投行录取的女孩子麻宁。不而她们都是曾经给我寄过明信片的朋友。前一个相识不久就阴阳两隔,后一个则是做了整整五年同学的朋友。前一个的离去让我放声大哭,而后一个的逝世则让我抱憾终生。
第一个女孩子是我和同乡闺蜜聚会时候认识的。初见她时候,柳叶眉,月牙般弯弯的眼睛,樱桃小嘴,脸上总是带着极具亲和力的微笑。聊天后更觉得两个人三观十分契合,很多方面的想法都特别一致。也正因此我们一见如故。我的同乡闺蜜去了澳洲一所名校留学,而她则回到了家乡所在地移动公司研究院。虽然收入刚刚破万,但在家乡已经是很不错的薪水。暑假里我们彼此互写明信片,把思念和欣赏写得老长老长。10月23日我收到了她写给我的最后一张明信片,这张明信片上画了她的一幅画,一幅海棠春睡图。收到明信片的我格外开心,于是便回写了一封明信片,只是当时的我无法预知她再也收不到了。10月25日苗苗在工作单位晕倒,随后便被推进了重症监护室。随后的两个月她一直处于昏迷状态,直到12月25日她离开了这个五彩缤纷的世界,离开了爱她的亲人们朋友们。我至今依然保留着苗苗的微信。看她的朋友圈你就可以知道这是个多么正能量,积极上进,热爱生活的姑娘啊!她会为生活些微的美好所感动,更会怀着最大的善意和身边的人相处。然而这些美好的朋友圈就定格在了10月24日,从此再无其他。苗苗去世后我和闺蜜鑫鑫去看了她的父母,她的父母只有这一个孩子。她的爸爸是国企的总工,妈妈是省重点的中学老师。就是这样一对自身非常优秀人品也十分正直良善的夫妻却在中年时候痛失爱女,岂不是令人同情不已?到现在我还会经常劝慰叔叔阿姨,帮助她们从痛苦中走出来。偶尔我想起了苗苗,会给她的微信留言诉说我们的友情李满林。如果真的有三种死亡这种说法,我宁可相信苗苗一直都在。
第二个女孩子诗儿是我的初高中同学。记得小学时候的我成绩优异,写得一手好文章,各科都在班上前五名。然而考入市重点中学实验班后的我除去语文的连续几次考试都是在班上中等。幼小的十二岁的我难以承受这样大的心理落差,一度抑郁彷徨,迷茫失落。而这个时候是心地善良成绩优秀的诗儿向我伸出了援手,帮助我,安慰我,给我讲题,给我信心。尽管初中三年我的成绩基本上一直是班上51个人里的二十多命,但最后中考我以区200名,达到北京最好中学录取分数线的成绩被本校文科尖子班所录取,不得不说是心态起了好作用。
初中三年我和诗儿的关系十分亲密。我常常会去她家住上一晚。她的奶奶慈祥而睿智,她的妈妈对她严厉却温柔善良,她的爸爸博学多才,风趣幽默。那个时候两个十三四岁的小女孩裹着一床被子,讲着不同的心事,然后又哭又笑迷迷糊糊地就睡着了。那样美好的记忆我真的会珍藏一辈子后来我们都上了高中,她签约去了高中最好的两个实验班,我去了次重点班。然而高二我们都选择了文科,于是又分到了同一个文科尖子班。那个时候我们又成为了很好很好的朋友。我忙着准备高考,计划考上人大新闻系。她忙着准备托福,想去常青藤念书。后来她如愿以偿,我却在高考中折戟沉沙。去了常青藤的她特别不适应美国的学习方式和生活,所以她总是和我打很久很久的越洋电话。那个时候是我陪着她走过最艰难的岁月。时光荏苒我本科毕业后考上名校文学系研究生,她也顺利进入高盛投行工作。然而噩梦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高盛的工作压力极大这我们众所周知,而诗儿身体虚弱却又是个事事力争上游的。诗儿知道有的白人瞧不起中国人就偏偏要用自己的努力证明中国人比她们更厉害月牙湾歌词。在高强度的工作压力下她晕倒在办公室,后来抢救无效医生宣告了她生命的终结。诗儿的离去对我打击非常大爱玛士,在中学时代我一直把诗儿当作我的偶像,无论是学业还是做人。诗儿心地善良,为人正派同时十分有才华。她写得一手好文章,钢琴十级,还会刺绣。她学习特别努力,在文科班几乎次次全年级第一。但是她却一点都不骄傲,总是一副谦和而又富有亲和力的样子。这一点真的特别难能可贵。只是天妒英才,上天带走了她,带走了我的知己。这让我抱憾终生。
我年纪尚轻,便已经经历了这些生离死别:洁的细柳镇,苗苗的,诗儿的,那我那年过五旬的父母经历的就更多了。
先从我的妈妈说起吧。妈妈中学和小学都是在家乡上的,大学来到北京去读,毕业后有了户口。妈妈的小学同学中有一个在二十多岁的时候恋上了有妇之夫。即便在现在婚外恋依然会让人不齿,更不要提在那个年代。也正因此这个阿姨成为了众矢之的,成为了街头巷尾人们非议的对象。最后这个阿姨顶不住压力,服用农药自尽了。临死之前她被送去抢救,嘴里反复嗫喏的就是我不想死,我不想死。因此对于女人来说很多时候真的是一步走错步步走错。任何时候已婚男人都不要靠近,除非你自认为有极高的智商和情商帮你应付周围的流言蜚语,他人的冷嘲热讽。妈妈的初中同学中有一个长得特别漂亮。妈妈上初中的时候尚属八十年代初,那个时候绝大多数女孩子都特别保守。然而这个阿姨却是个例外,她喜欢和一帮社会上不三不四的男生打牌喝酒,甚至通宵欢娱。初中毕业这个阿姨别说是高中就连中专都没考上,在后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音讯全无,直到上世纪末也就是1999年。那个时候妈妈刚刚三十二岁,我也刚刚七岁。毕业若干年后妈妈参加了初中同学聚会,为数不多的和这个阿姨交好的同学提到这个阿姨由于长期纵欲,已经染上了艾滋病。她被医生告知病情后用安眠药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女人不自爱,又有谁会真的爱你?女人不自重,又有谁会真的尊重你?相比之下不如这位阿姨漂亮的妈妈却拥有了幸福的爱情,美好的家庭。一个人的相貌没法选择,但可以选择一条正道。妈妈的高中同学中有一个身体十分孱弱,家境也很贫寒。高考落榜后选择做了一名纺织工人,后来在九十年代因为白血病猝然长逝,令人叹息不已。然而这个阿姨人际关系特别好叶婧衣,人也很善良夫夫们,直到现在妈妈高中同学聚会还会给她留一双筷子和一个碗。高考后妈妈来到北京读大学,大学同班同学中有一个在去年因为卵巢癌离去。那个阿姨曾经拥有如日中天的事业,人也很漂亮。然而或许是因为太过操劳,她在五年前患上了卵巢癌。做切除手术后还是扩散到胃部,最后在家里安详离去,留下了一个19岁的儿子和52岁的丈夫。北京人才济济,妈妈大学同专业的学业前五名个个多才多艺,在那个年代就学了钢琴和小提琴。然而这五个叔叔阿姨中居然有四个或死或疯只有一人现在央企省级分公司高管。这真的是天妒英才。一个阿姨长得特别漂亮,成绩好只是情商不太高。在本校读研后分配到研究院,前途不可谓不光明。然而情商偏低又才貌双全的她遭到了研究院女同事的嫉妒和排挤,甚至在她怀孕之后还在办公室中各种含沙射影地挖苦她。最后身怀四甲的她在屋子里开煤气自杀,她老公回家后看到如此情境自己也割腕自尽。她老公和她一个学校,却是不同专业。一个阿姨事业特别成功,不到三十五岁已经是跨国500强公司的大中华区主管,然而她34岁发现乳腺癌,切除后扩散到肺部,不到四十岁便去世了。更令人同情的是她还没有孩子。一个阿姨在美国和白人生育了两个孩子,其中一个特别漂亮,却在5岁时候因为白血病去世。从此以后那个阿姨就患上了精神分裂症,不能工作不能做家务,甚至不能自己料理自己。然而她的丈夫对她极好,二十年如一日地照顾她,从未出轨,还把她们共同的孩子培养进美国杜克大学。孩子毕业后年薪二十万美元,对母亲十分孝顺,只是因为妈妈的缘故,还未恋爱。一个叔叔毕业后去了斯坦福留学,却不知为何和黑社会扯上关系,最后被黑社会头目下令杀人碎尸。我们看到这些故事或许会知道很多时候YOU ARE WHAT YOU DO,此外性格决定命运。任何时候怀着一颗柔软的心灵,一个感恩淡定的心态对自己永远没有任何坏处。
我该讲一讲爸爸的故事了。爸爸来自河北农村,小学和初中在村子里的九年一贯制学校读的,高中在县一中读的。爸爸的小学和初中同学七十多人,目前去世的已经有两个。其中一个当时和爸爸关系极好的同学早年丧母,初中毕业以后就没再读书。他生育了两个孩子,其中一个在天津读书。为了给女儿凑足学费和生活费,他不得不四处打工,最后竟然累死在工地上。当初爸爸和他是一样的出身,一样的家境,而如今一个事业有成,身体健康,一个却早已撒手人寰。另一个有家族遗传的食道癌,爸爸,爷爷,姐姐都在五十岁出头因为癌症去世,他在知天命这一年也没有逃过这厄运。爸爸的高中同学全部健在,华婷婷考上大学的大部分在唐山市里。当时班上一半都上了大学,但是大部分是读了大专,毕业以后就在唐山市里做一份体面的工作南瓜酥条,比如工程师,教师之类。其他的很多在县里工作。那个时候高中毕业已经是高学历,大部分人拿着高中文凭就可以在县城找到一份教师工作或者公务员工作。
爸爸大学毕业自北京一所985,班上三十多个人感情特别好,现在还经常聚会。去年五月爸爸一个在四十多岁就做了心脏支架手术的同学非要和朋友一起去西藏剑道邪尊,却因为高原反应诱发心肌梗塞在那里去世等我有钱了。至今爸爸想起来都特别悲痛。因此爱惜自己身体才会让自己躲过可怕的灾祸。当然对于爸爸妈妈来说这些人的死亡都不是最大打击,而至亲的离去或者来罹患重病才是令人无法释怀的痛苦。
在我考研的那一年,爷爷的心脏病突然加剧。爸爸出于责任把爷爷接到医疗资源发达的北京来治病。然而尽管用了最好的药物,看了博士生导师级别的医生,但爷爷还是甲午年的春节离去,那年爷爷刚满八十岁。对此爸爸常常为此痛苦不已,而我也写作了一篇《我的祖父》文章祭奠。爷爷是个正直善良有原则的公务员,包括我在内他的子孙会永远记着他。
在我研一的暑假外公被发现肺癌早期,至今已经三年。目前外公的肿瘤已经转移。在这里默默祈祷希望外公能够熬过今年。即便八十一岁的外公在今年逝世,我虽会痛苦但是更会打起精神来安慰八十岁丧偶的外婆,陪着外婆走过最艰难岁月。
在此咖啡厅主愿意以陶渊明先生的一首《拟挽歌辞》最后两句结尾: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死去和所道,托体同山阿。死亡是每个人的必经之路,然而我们都希望他到来得慢一些秦洪涛,也都希望他到来之前我们可以幸福一点,开心一点,为社会奉献得多一点,仅此而已。
是以为文,就此搁笔。
作者:admin 分类:全部文章 浏览: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