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珈锐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大黄蜂壁纸今天,中囯两艘航母终于汇合了!接下来或将有大动作发生!-烈血军报

2017-09-02 01:38:03
今天,中囯两艘航母终于汇合了!接下来或将有大动作发生!-烈血军报
.bizsvr_0 {white-space: normal;} .bizsvr_1 {-webkit-tap-highlight-color: rgba(0, 0, 0, 0);box-sizing: border-box;padding: 10px;max-width: 100%;height: 1px;overflow-x: hidden;overflow-y: auto;text-align: center;border-width: 1px;border-style: solid;border-color: rgb(238, 238, 238);word-wrap: break-word !important;} .bizsvr_2 {-webkit-tap-highlight-color: rgba(0, 0, 0, 0);margin-bottom: 25px;max-width: 100%;min-height: 1em;line-height: 2.8em;text-indent: 28px;color: rgb(102, 102, 102);font-family: Arial;font-size: 14px;box-sizing: border-box !important;word-wrap: break-word !important;} .bizsvr_3 {-webkit-tap-highlight-color: rgba(0, 0, 0, 0);max-width: 100%;color: rgb(255, 255, 255);box-sizing: border-box !important;word-wrap: break-word 白虎历节!important;} .bizsvr_153 {-webkit-tap-highlight-color: rgba(0, 0, 0, 0);margin-bottom: 10px;max-width: 100%;min-height: 1em;text-align: left;color: rgb(127, 127, 127);box-sizing: border-box !important;word-wrap: break-word !important;} .bizsvr_154 {-webkit-tap-highlight-color: rgba(0, 0hp感知世界, 0, 0);max-width: 100%;box-sizing: border-box !important;word-wrap: break-word !important;} .bizsvr_155 {max-width: 100%;min-height: 1em;color: rgb(51汝城吧, 51, 51);line-height: 2em;margin-left: 8px;margin-right: 8px;} .bizsvr_156 {letter-spacing: 2px;font-size: 18px;} .bizsvr_157 {max-width: 100%;box-sizing: border-box !important;word-wrap: break-word !important;} .bizsvr_158 {letter-spacing: 2px;max-width: 100%;color: rgb(2, 30, 170);box-sizing: border-box !important;word-wrap: break-word !important;} .bizsvr_159 {max-width: 100%;min-height: 1em;color: rgb(51, 51, 51);} .bizsvr_162 {max-width: 100%;letter-spacing: 2px;font-size: 18px;box-sizing: border-box !important;word-wrap: break-word !important;} .bizsvr_167 {font-size: 18px;letter-spacing: 2px;max-width: 100%;color: rgb(2, 30, 170);box-sizing: border-box !important;word-wrap: break-word !important;} .bizsvr_195 {font-size: 18px;letter-spacing: 2px;max-width: 100%;box-sizing: border-box !important;word-wrap: break-word !important;} .bizsvr_278 {letter-spacing: 2px;max-width: 100%;font-size: 18px;box-sizing: border-box !important;word-wrap: break-word !important;} .bizsvr_293 {-webkit-tap-highlight-color: rgba(0, 0, 0, 0);max-width: 100%;border-width: 0px;border-style: none;border-color: initial;box-sizing: border-box !important;word-wrap: break-word !important;} .bizsvr_294 {padding: 20px 15px 10px;-webkit-tap-highlight-color: rgba(0, 0, 0, 0);max-width: 100%;border-width: 2px;border-style: solid;border-color: rgb(184, 57, 57);box-sizing: border-box !important;word-wrap: break-word !important;} .bizsvr_295 {-webkit-tap-highlight-color: rgba(0, 0, 0, 0);max-width: 100%;text-align: justify;box-sizing: border-box !important;word-wrap: break-word !important;} .bizsvr_296 {-webkit-tap-highlight-color: rgba(0, 0, 0, 0);max-width: 100%;line-height: 28px;box-sizing: border-box !important;word-wrap: break-word !important;} .bizsvr_297 {-webkit-tap-highlight-color: rgba(0, 0, 0, 0);max-width: 100%;min-height: 1em;box-sizing: border-box !important;word-wrap: break-word !important;} .bizsvr_298 {background-color: rgb(255, 255, 255);-webkit-tap-highlight-color: rgba(0, 0, 0, 0);max-width: 100%;font-weight: bolder;color: rgb(255, 0, 0);box-sizing: border-box !important;word-wrap: break-word !important;} .bizsvr_299 {margin-top: -35px;margin-right: -2px;margin-left: auto;-webkit-tap-highlight-color: rgba(0, 0, 0, 0);display: inline-block;max-width: 100%;width: auto;transform: translateZ(10px);float: right;background-color: rgb(184, 0, 0);box-sizing: border-box !important;word-wrap: break-word 陈启杰 !important;}

很长一段时间我认为所有失去的东西在以后一定会回来的或者是以另外一种形式,所以我觉得
一位看上去才十七八岁的女孩子,等我在她要的书上签完名,悄声道:“梅芷老师,我能不能和你握握手?”我一愣,机械地把笔交给左手,伸出了右手。
那一握之间,看看身边那么多的青春年少,向来不肯承认自己老了的我,再也无法否认与他们的年岁差距。
多少年不曾与青春如此贴近地相处了?
七年前的初春,也是这个学校,也是这个方位,也是那么多的孩子,给过我身陷鲜花丛中的感觉。
我又走神了。
七年过去,那些孩子,今在何方?即使当年只是高一学生,如今也该大学毕业。想起他们的时候,就翻看那一天留下的照片,心里暖洋洋甜丝丝的。
QQ里。说不定什么时候,经常会然跳出他们温馨的问候。
不希望自己老去,于是,也真不希望他们真的长得很大。
禁不住由着自己傻想,孩子们如今怎么样了。
恍恍惚惚的凤翅镏金镋 ,忽而又心生怀疑新英雄虎胆 ,眼前这一群会不会干脆就是七年前那些孩子。
学生很多,却无嘈杂之声。次序井然,有条不紊,队伍长长,有头不见尾。
想不到他们的热情会这么高。有几位同学,居然怀抱着四五本甚至十来本书。很想问问他们干吗要这么多,心里又直怪自己,太小家子气。
学生热情高涨,老师也不甘示弱,好多老师在孩子们放学之前就找了过来,但也有不少误了时间,等队伍排得老长时才匆匆赶到。他们取了书,苏拉文雅直接挤到我跟前要求签名。这时节,有个孩子小声嘀咕:“老师插队。”哈,这下倒好,立马有同学起哄“抗议”:“老师不许插队嫡女当家 !”随后,一阵阵哈哈大笑。
突然发现一个奇怪现象,怎么不见男生?
女孩子比男生爱幻想爱文学,不足为怪。可不见一个男生,难免令人“伤心”。
“哈哈,”听见坐在边上帮忙的秋笑了起来,“男生来了,你看!”
果不其然。
这之后,男生一下子多了起来。
有意思的是,有位男孩子突然对我说:“老师,能不能给我留一个联系方式?”
一下子没反应过来。什么叫联系方式?邮寄地址,电子邮箱,抑或电话号码?
想想应该是电话吧?
一时找不到纸,想签在书签上。陪在旁边的明朵插言:“书签不行,那纸太滑,写不上去。”只好征求男孩的意见,写在书页上。
之后又有好几位同学要了我的电话号码。
不禁再次杞人忧天,电话里,他们听见我的声音,会不会觉得太过苍老?
瞧,我又走神了。
急遽的电铃声响起,我不禁吓了一跳:上课时间到了?
不记得过了多少时间,印象中,刚到学校时,校广播正响着“揉四白穴”,第三四节课间的眼保健操时间。学生是上完最后一节课,趁着午餐时间过来的。
听到一位男老师说:“参加签售活动的同学,今天迟到没关系,一会儿以书为证,老师不会责怪。”
望了下队伍,起码在我这个位置上,依然看不到最后一位。我得加紧时间。
签完了,却还有同学没拿到书,因为带过去的300多本已然告罄,得请一刀送我回家时再取来补给大家。
从避荫处下来,立刻感受到了难耐的炙烤,汗水顿时冒了出来。刚才排队等候签名的孩子,可全都是直晒在大太阳底下的……
回途中,一刀从秋丽手里接过一个小巧精美的信封给我,那是一位女孩子事先写好给我的信。在颠簸的汽车上,轻轻展读,心里却很是责怪自己,我连那姑娘长什么样都没留意,只记得她的那轻轻柔柔的话语:“这是我写的信。”
忘了多少年没写信了,但我知道,这一次,我必须给她回信。没想好自己能写些什么清穿之齐妃,我只相信,至少可以借回信间接地重温早已远去的青春。
我们每个人并不会真的失去什么。
于是,我就这样一直骗自己骗了好多年!
2001年的深秋,我失去了我的一位至亲,在以后的日子里我一直盼望着她能回来看我,可是,我并没有盼到。
2009年夏天,接触初中物理的我花了几天时间用砖块儿磨成了四个滑轮,设计组成滑轮组,来验证书上的实验结论,但爸爸嫌我贪玩就给我没收了。如今六年过去了,我的自制滑轮组再也没有见过。
2012年8月,我迎来了我的十八岁,每个人都说十八岁是最最美丽的年龄,于是我尽情绽放我的青春,参加学校各种比赛,甚至追到了喜欢的人,那时每天感觉很快乐。后来到现在,我开始面临毕业工作的压力,我多想再回到那年的十八岁,可十八岁已经永远离我而去了。
我是一个喜欢回忆的人,在每个苦苦等待已失去的东西能够再回到我身边的时候,我等待的心逐渐枯萎了,而那个天真的孩子不知在什么时候也死了。
直到现在,我明白了回忆并不能让那些东西失而复得,但回忆确实能给我们一份安慰,在我们被现实伤得遍体鳞伤的时候,终于可以让空落落的心找到一个可以依附的“肩膀”。
对于那些真正失去的东西,说声告别,但这并不意味着缘分的结束,因为还有回忆给我们力量让我们更勇敢的向前!
2015年8月21日,老家搬家了,从原来的山腰窑洞搬到了比邻公路的砖瓦房里,新房的交通方便,条件设施也更齐全,对爷爷奶奶来说这样的变迁也是对生活的一次改善,但我,却只有害怕。
有时候,明明知道这样的变化会让人过得更舒心,陌生的环境习惯几天就会好,可是,我仍然无法敞开胸怀拥抱、接受,我仍然想回到过去,我仍然想一些都完好如初。
我8月22日回到家,望着面前的房子突然就不想进去了,多想老家还是原来的样子,多想回家还需走很长的一段土路,可是,所有的一切在我不经意间就真的变了,并且变得这样陌生。眼前的大门敞开着,院里转铺的地面似乎被夏雨洗刷地很干净,再也没有了曾经的泥土,以及每一阵风过被扬起的尘沙。
家里爷爷奶奶都在,还是原来的样子,甚至没变的还有那张满脸皱纹却依然微笑的脸庞。
我转遍了每个房间,看到了还是原来的家具,还是原来的电器,只是再也没有了曾经的熟悉感,我仰头望着头顶洁白的房顶,只是曾经泥土的颜色在我的脑海里逐渐清晰,以及窑洞里的每一道裂纹。
我对奶奶说:“旧家具都搬下来啦?”奶奶回应:“没都搬。搬家的时候看见家具还好的搬了,其他的没动,还在那里放着,虽然有些不舍,但已经没用了!”
有些家具都扔了呀!
小时候听爷爷说这些家具还都是当年他亲手做的,结实得很,如果有一天要扔掉的话,那根本舍不得。他告诉我,这些家具不可能扔,有一天我长大了还要给我用。想到这儿,我突然鼻子一酸,为什么现在说扔就扔了?不是曾经说不扔的吗?
我突然明白了爷爷奶奶搬家时候的不舍,从一个生活了一辈子的地方搬走,是需要鼓起很大勇气的,每个人有种感情叫做故土难离,因为每个人都知道这样失去后就再也不能拥有了。说的回来,只不过是当时对自己痛苦内心的安慰罢了。
我想起了自己的童年,那年我奔跑在夏天午后的林间,跑累了仰头躺在草地上听着周围欢乐的虫鸣;那年我在山泉里捞虾,好多好多的虾,拿回家开开心心吃了好几天;那年我在田野里捉蝈蝈,大夏天的正午,阳光火辣,额头的汗不住往下流;那年我摘过的苹果,辛苦摘了一筐却整筐从山坡滚下去;还有那年除了我谁都不知道的秘密基地哭砂吉他谱,每天独自前往……
如今,随着搬家这一切也远去了,感觉仿若还是昨天的事,却已经过了好多年。
成长的一路就是失去的一路,我们在得到的同时必须有所失去,因为我们总得往前。往前走,绝非被迫,而是生命的意义所在!
好在我有很多时候会回忆起曾经的土窑洞骑盟网,我说那是一个令我一辈子刻骨铭心的地方,不是因为那个地方有无限的风景,也不是因为那个地方是多么豪华优雅,而是因为在那个地方,我曾生活过许多年!
当什么都失去的时候,还有回忆在,这份回忆是告诉我们曾经所过去的一切,不管是幸福也好,难过也罢,过去就真的过去了,我们需要以一种积极的心态迎面明天。过去,是让我们更清晰地明白明天存在的意义!
当我二十一岁的时候,我终于放下了曾经那些念念不忘的东西,不再为过去的日子而遗憾心痛,每个人终究面对的是明天,所以我们要牢牢抓紧眼前的这些东西,让明天的我们牢牢站里在大地上,更不因今日的虚度而有所悔恨。
回忆是一份力量,让我们更勇敢的走下去!
——于二〇一五年九月十日
一路的成长,一路的欢笑或者难过,青春是一个永恒的话题,我们每个人都拥有过,也正因为如此,我们才需要一个可以听懂我们的人,我们才需要彼此共同的鼓励与支持勇敢向前。
他是一个农民家庭的孩子,学生时代拼死拼活考进大城市的一所美术院校,他一边学习一边打工,很努力地生活。大学毕业后,他如愿进了一家广告公司工作,为了在公司站住脚跟,他沉溺于工作中,几乎放弃了休假日。
几年下来,他坐上了广告总监的位置,却得了严重的胃病,同事们都不理解他湘囧,埋怨他爱表现,牵累大家要跟着一起加班,他感到心力交瘁,决定回乡散心。
他的家乡在向日葵小镇,经过橘林小道时,他望见一排金黄的向日葵,迎着太阳的方向昂着沉甸甸的头颅,在他的心里投下一道明媚的颜色。空气中流动着阳光的味道,他闭着眼睛深吸一口气,心里顿时被阳光充得满满的,仿佛有一朵葵花在他的心里绽放。
一个背着双肩包的孩子站在一排葵花前,伸开双手,脸上带着一抹醉心的微笑,葵花的明媚映在孩子的脸庞上,这一刹那,大黄蜂壁纸他被孩子脸上的快乐所吸引,连忙拿起带在身边的画板,将这温馨的一刻落于画纸上。
孩子好奇地望着他,问他是什么人?他心里一动,说,我是美术老师习网 。孩子脸上带着一丝惊喜又盼望的神情说,你真的是新来的美术老师吗?我们小镇已经有五年没有美术老师了!
他看着孩子方便面雪糕,狠狠地点着头,在心里下了决心:停下来,找到内心的自己。
他把这幅向日葵画作送给了孩子,往镇上唯一的一所小学走去。第二天,他成为了向日葵小学的美术老师。他常常利用课后的时间带孩子们去小道、田梗、橘园写生,孩子们兴奋极了,他们没想到,在大城市毕业的他能来到小镇为他们停留。他儿时的朋友劝他,不用那么累,当老师嘛,尽好本职工作就好了。而他却说,每个孩子都应该得到一个快乐的童年,我和孩子们在一起时,享受着从未感受到的轻松和快乐,就像在内心植上一朵向日葵,欢喜,绽放。
他总是善于抓住每个孩子快乐的瞬间,在小溪边、在林荫旁、在校园内,孩子们欢快的玩耍时,总能看见他背着画板,掏出画笔在纸上涂抹。有时孩子们在操场上奔跑时,看见他就高喊着,看,那个会画画的老师。
他的手指因为长时间画画而磨出老茧,但他的内心是快乐的,他把孩子们的画作送到市里参展,市美术馆通知他,有一个孩子获得了第二名的奖项,他竟激动得流下眼泪你最有才。
周末,他仍然带着画板去写生,经过郊区的砖瓦厂,看见有几个小孩在一面断壁上胡乱涂画,他上前与孩子们攀谈,才知道,这几个孩子的父母都出外打工,只有过年时才回家一次。他想起自己幼年虽然过得贫困,却有父母的陪伴,他希望自己可以用微薄的力量带给这些孩子一缕阳光,他和孩子们约定,每周带学校的孩子们出来写生时,也一同教他们作画。
从此,人们经过小镇,总会看见这么一道风景,一个年轻人背着画板带着一群孩子们写生,他们的脸上充满了阳光的朝气,他们的画板上有天空的白云和飞鸟,也有小溪与绿树,还有那一丛丛闪熠光辉的向日葵。
今天,中国辽宁舰航母和国产航母在大连港口同框的照片,火了!
本次同框的是意气风发的辽宁舰和刚刚首航完成的国产新航母,它们将在不远的将来组成双航母编队,可遂行复杂的海上打击任务。

毫无疑问,这是一张具有历史意义的同框照片!
这两艘航母刚刚完成各自的重大任务,也将承载中国海军乃至中华民族走向深蓝、经略大洋的梦想。
1、国产航母完成海试,辽宁舰完成夜间起降训练,意义都很重大!

歼15夜间起飞
新航母在首航之后进入船坞,目前正对底部进行出厂交付前的最后处理,包括重新刷防护漆等作业。
毕竟,新航母下水后,一年的舾装工作一直在海水中进行,交付海军前当然要崭新包装一番,这也是厂方一贯的通行做法。
辽宁舰这边则是刚刚完成了所有科目的训练,包括夜间起降舰载机训练。
夜间起降之所以意义重大,是因为其难度巨大,完成此项训练之后,也意味着舰载机飞行员已经具备多种复杂气象和夜间条件下执行战斗任务的能力。
从2012年交付之后,“辽宁”舰航母试验、训练多年,为我国航母训练体系积聚了丰富的经验。
之后,将编成训练大纲,为后续航母的训练提供可循章法,毫无疑问,后续服役的航母的战斗力形成速度,将大大加快!
2、万众瞩目的双航母,到底有什么不同?
毫无疑问,双航母于目前的中国海军而言,意义重大。

中国双航母假想图
双航母意味着在航母战术使用上,可以上一个新台阶。如果说辽宁号只解决了有无问题的话,那么新航母的入列将会解决能不能战的问题。
通俗点说,单航母战斗群遂行的主要任务是:战备巡逻、武力威慑,以及打击海空目标和实施封锁,这些都是一些低烈度的作战任务,因为一条航母的火力输出和火力持续性不够!
不过,双航母战斗群却可以应付海上局部战争等中高烈度的海上冲突。因此,一旦中国形成双航母战斗群,那么解放军海军的远海作战能力将大大增强。
从当前情况来看,如果说之前的中国海军还停留在怎么让航母编队动起来的话,那么海军接下来要考虑的就是如何建设真正的航母战斗群了!请注意“战”字,有相关消息称中国航母的作战条令正在编写当中,而这也符合实际情况。
更加重要的是,有了双航母之后,中国海军就可以始终保持一艘航母待命了。如果情况紧急,还可以向两个方向各派出一个单航母战斗群。比如,现在东海和南海都不是很太平,这样在一定程度上避免了一艘航母“疲于奔命”的尴尬。
3、双航母只是及格线,我们的目标是星辰大海!
毋庸讳言,即便是有辽宁舰,有了国产新航母,这依然只是万里长征的开始几步,因为拥有双航母,只是一个海军大国的及格线。
要达到优秀,仅靠两艘滑跃起飞甲板航母显然是远远不够的。一方面,当前我们无法在航母上起降固定翼预警机,这就大大压缩了航母编队的警戒圈,这个缺陷靠预警直升机是远远无法弥补的。另一方面,滑跃式航母一次只有1架战机起飞,而美国采用蒸汽弹射甲板的航母,一次可以弹射3架战机,而且可以最大起飞重量起飞。
道路是曲折的,前途是光明的。我们一直把辽宁号称作是航母训练舰,就是要培养中国航母的种子作战人员,为今后的航母输送人才。至于首艘国产航母,很大程度上是为了检验中国从修复辽宁号工作中获得的航母设计建造技术,也就是为后续航母的建造积累经验,这就是小步快跑的特点。
因此,切莫因为有了双航母就沾沾自喜朱瑞峰,这些成绩还远未达到骄傲的程度,在美国海军眼里,咱们的航母还不能称之为真正航母。这也无可厚非,美国的10余艘样板航母就搁那里,严格说,中美之间航母的角力,还得等到中国后续航母的登场。
目前来说,003航母将是我国第一艘真正的大型航母,其战斗力将大大超越辽宁舰和首艘国产航母,是中国海军真正成为世界级大国海军的开端。据悉,003航母将采用地磁弹射,全电推进系统。
可是,即使到了那个时候,中美航母差距仍然是巨大的,因为我们要再造十艘航母,需要20年左右的时间,这是硬差距。不过杀人网站,中国压根就没有和美国航母PK的打算,否则,还发展“航母杀手”干嘛?要消灭航母战斗群,中国的招有很多,反航母弹道导弹、隐形战斗机、空射反舰导弹、潜射反舰导弹等等不要忘了我。记住一点,中国海岸线前推2000公里,这就是中国的主场,谁来送死,真的会死。

中国海军进军世界一流的未来之路还将非常漫长,也必将十分曲折。所谓“十年陆军、百年海军”,在已经取得的成就面前,中国海军仍需要保持清醒的认识,谦虚谨慎、积极进取。
不过,我们不怕道路遥远,不畏百转千回,总有一天,我们的领导人可以淡淡地问一句:离事发地最近的中国航母战斗群在哪?!

堂堂正正的做个爱国者诱拐大神 ,传播正能量,我们自豪,我们骄傲!
作者:admin 分类:全部文章 浏览:1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