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珈锐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太子弃妃今天内部整修,不卖蛋堡,对外开放再来吧-小强蜀熟

2019-05-22 07:22:24
今天内部整修,不卖蛋堡,对外开放再来吧-小强蜀熟


杜振熙说,希望今年可以对外开放。
本文图片由颜社提供。
“杜振熙的蛋堡店”门上贴着一张纸,上面写着“今天内部整修,不卖蛋堡,对外开放再来吧”。其实从2013年7月31日起,这家店就关门了,这张纸历经近四年半的风吹日晒,已破旧不堪。
我敲了敲大门,“杜振熙,你的快递到了。”杜振熙打开门太子弃妃,睡眼惺忪,一秒后发现自己最近并未网购,但他也没生我的气。
我从2009年3月开始光顾这家店野子原唱 ,算是老顾客。他招呼我坐下,开始畅聊。
见到蛋堡那天,是1月14日,距离《你所不知道的杜振熙之内部整修》发行已过去1628天。这期间蛋堡只发布了《Highlight》《softlipapa》《套房花烛夜》三首歌。
启动“内部整修”一年后,蛋堡当了爸爸,女儿蛋花的出现,改变了蛋堡的生活轨迹,“的确注意力转移蛮大部分在家庭上面,原本我的时间可以完全拿来创作负子蟾,但现在有大部分都会放在跟家庭互动上面。”
蛋堡放慢了创作的步调,但仍在创作,“其实我也写了蛮多歌,但是暂时不想发表,想要过一阵子吧。”蛋堡认为,现在大部分人会以单曲的形式发歌,但他更喜欢以专辑的形式,“专辑的话比单曲更能呈现一个概念性。”至于这张专辑何时问世,蛋堡说,“我希望今年可以完成吧。”
蛋堡还透露,“内部整修”期间,他在琢磨一些不是结果上的东西,比如做音乐的方式,写词写曲的一些思考。也就是说,近年来蛋堡专注于过程,而过程决定结果,这令我对蛋堡的下一张专辑充满了期待。
“内部整修”启动前洪宝莲,蛋堡有想过下一张专辑叫“对外开放”,但没料到女儿在启动前夕出生了,于是后来计划有所改变,名字不会叫“对外开放”,但他表示“理念上还是算是对外开放吧,比较走出来一点。”在定调上,“内部整修”式的暗黑及以往的小清新都会涉及,但呈现方式不会像是“内部整修”调性那么暗、那么沉。
“我觉得有小孩之后的生活,某方面就是对外开放了。”蛋花的出现,加快了蛋堡“对外开放”的步伐。蛋堡在ins po他抱蛋花的照片,配文是“不过我也是有无论如何都比较自信的部分,比如说我歌,和我女。”
蛋堡爱跟女儿徜徉在想像力的世界里,玩幻想游戏,或是放他喜欢的音乐,跟女儿一起扭,还会放女儿喜欢的音乐,比如巧虎的歌。
对于女儿的未来,蛋堡表示,“我希望她可以是很有自己想法,然后不要在意别人的眼光和看法。”

谈到女儿,杜振熙脸上洋溢着满满的幸福。他放了一首歌,副歌是他喊“softli”,女儿用奶声奶气的声音喊“papa”。杜振熙说,女儿听到这首歌就会说,“是把鼻跟花花的歌耶!”
时间过得真快,杜振熙的女儿都三岁半了,想当初我在他店里吃“黄金年代堡”时,他才26岁呢。杜振熙上个月在ins po跟那时合伙做“黄金年代堡”的partner满人、Jnco的合照,让我回想起了“黄金年代堡”的美味。
关注我的公众号,会收到自动回复“如果没人跟着起舞,我们怎么革命?”这是蛋堡在《十年》里的歌词。
2009年3月栟茶中学,我开始听地下说唱,《十年》是我那时最爱听的歌之一,其实《黄金年代》EP里的三首歌我都超级喜欢。热狗在给这张EP打call时也感叹道:“为什么只有三首!”
那时我每天都会去streetvoice(街声)找歌来听,主要听蛋堡、满人、Jnco,这张EP便是我的说唱启蒙。
他们早已各奔东西,满人投资电子烟,Jnco成了软件工程师,我心中的黄金年代,大幕落下。蛋堡也认为,那是中文说唱的黄金年代,“算是中文说唱蛮活跃的年代,虽然大部分都是在地下,但是暗潮汹涌。”
那时两岸的rapper都在用streetvoice,蛋堡认为,这个平台令整个说唱圈都活络起来,“那时开启了两岸饶舌音乐人的合作,我跟Lu1还有蛮多音乐人都是那时认识的,还有Mai,他那时叫Young Mai,他现在是红花会,那时他好像还是吾人族。”
蛋堡认为,那是个蛮有趣的时代,而对于中文说唱的当下,他表示,“现在是另外一种,就是已经走到算是蛮主流了吧,被大众所认识的一个音乐,又是另外一个黄金年代。”

杜振熙的店里正在内部整修,我环顾四周,基本上已整修完毕。我问他当初为何要内部整修,他放了一首歌,歌里传来撕心裂肺的嘶吼。
这首歌,叫《坠落》,雷晓晨这是蛋堡狂躁时写的。
我问蛋堡,最喜欢自己哪首作品。他回答说是《房间》随身桃源空间,那一阵子喜欢环境声响,并运用到了这首歌里,这是蛋堡抑郁时写的宝利通官网。
躁郁症,时而狂躁,时而抑郁。香港作家李智良也是躁郁症患者,他将12年服药生活写就《房间》,详细记述了自己得躁郁症的经过、病中的感受,以及世界在他这样一个病人眼里是什么样的。蛋堡看完后觉得这本书将他无法言说的感觉说了出来,让自己不再孤独,而是得到救赎和升华。
于是,蛋堡写下《房间》,这是《内部整修》的第一首歌,蛋堡希望将自己的想法、感受像李智良那样写出来,让他人因自己的作品感同身受而得到救赎,就像蛋堡读《房间》这本书那样——这便是《内部整修》的初衷。
我很佩服蛋堡的勇气,我们通常选择将自己的黑暗面藏匿,而蛋堡毫无保留地将自己剖开,让我们看到“你所不知道的杜振熙”。
很多人关心蛋堡的病情,我说,如果方便的话,可以讲讲现在身体好吗。“还行吧,我觉得所有人在人生不同阶段最重要的课题就是找到那个阶段新的平衡,身体、心理、所有状况的平衡,我觉得这个是最难的啦,那我也是需要在每个阶段去找到对我来说最好的平衡。”
那个狂躁的蛋堡假面骑士zo,那个抑郁的蛋堡,住进了蛋堡的身体里,蛋堡赶不走他们,于是去寻找平衡,与他们更好的共存于同一个身体。
我们爱《偷偷》里的甜蜜蛋堡,我们爱《关于小熊》里的温情蛋堡,我们爱《少年维持着烦恼》里的忧郁蛋堡,我们也应该接受那个“你所不知道的杜振熙”,因为,这也是他。
我对杜振熙说,大家都在等你的蛋堡店对外开放呢。他笑笑说,我也希望尽快啊,等时机成熟了,我会的。
离开“杜振熙的蛋堡店”,我挺开心的,杜振熙没有我们想象中那么痛苦,有了女儿的他蛮幸福的,而且今年他的店也许就会整修完毕,对外开放了。
收到这些消息的你们,有开心吗?
对了,随后我去了杜振熙的homie杨国隽开的饭店,这家店的特殊食材是一种叫“国蛋”的蛋,明天讲给你们听吧。

我那些严肃正经的问题
小强蜀熟:你最想合作的大陆rapper是谁?
蛋堡:小老虎,他是我最想合作但是又最不敢合作的弦月梦影,我觉得他太厉害了,对我来说。
PS:1月13日,颜社在北京演出,小老虎是嘉宾。蛋堡在台上说:“我们除了气味特别相投以外,他的音乐、文字特别的感动我,给我启发、灵感。之前热狗在节目上说我是什么诗人啊,艺术家,我说真的,在小老虎面前,我不敢这么说,大概就是写春联之类的。”
随后我问小老虎,如何评价蛋堡的音乐,“蛋堡创造了自己的声音和语言,这无异于创造了一个世界,而且这世界很广大,能容纳很多很多人,所以十年一晃而过,还是有那么多人时常去他的世界里休憩,获得勇气重新面对外面真实的世界。”
小强蜀熟:在你眼里,迪拉胖是怎样一个人?
蛋堡:他看一件事情能很快找到他的观点、立场,他在看人时可以蛮快抓到他们的优点、缺点。他在抓到我们这些artist优点时,这过程也蛮能给我们信心。我记得刚认识他时,我其实对自己超级没自信,但在相处的过程中,他同时会告诉你,我觉得你是什么样的一个人,在这里面你可以找到你自己。
你们那些奇奇怪怪的问题

蛋堡:我推荐他去台南,就是我长大的地方。台南是街道都小小的,然后东西好吃(台南有景点吗?)台南其实古迹多,但对我来说台南吸引我的是很小的、不知名的巷弄阿zing,有点像胡同那个概念吧,你在里面逛的过程中不经意地就会发现一些有趣的东西。

蛋堡:我觉得我来挑,肯定不只五个啦,但是,我想想看——热狗肯定会有一个地位在里面,不管他风格怎么转变还是什么,他绝对是当初影响我、让我进来饶舌世界的一个人;国蛋,觉得国蛋也很酷;小老虎绝对有,大陆这边其实我真正了解的并不是很多,我比较多想到台湾的;瘦子,顽童的瘦子;熊仔,如果可以的话,熊仔他们那一辈的,BR、Leo王,我都觉得很酷。

蛋堡:生活的怪癖吗,我在家不喜欢穿衣服,喜欢全裸五营吧。

蛋堡:有有有,等于是我在工作经常放的音乐,她都会参与在里面,她蛮有节奏感的,蛮能跟着那个音乐晃。
送个福利,转发本文到朋友圈并集赞5个,将截图发送至后台,随机抽取一位读者获得,奖品为颜社十周年纪念毛巾,如下图。

作者:admin 分类:全部文章 浏览: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