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珈锐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失恋三十三天小说仁和爱才是快乐的源泉-紫翘书桌

2018-03-22 18:10:30
仁和爱才是快乐的源泉-紫翘书桌
关注后回复「撩我」送给你
听说,和我说话会上瘾
?

文 | 江晓英
出版公司| 台海出版社


做一次好事容易心愿卡怎么做,做一辈子好事难。细水长流,青山常在,懂得付出,才会快乐。
男子有良田百亩,房子百间,牲口百头,是富甲一方的有钱人,不知何故,男子却生活得郁郁寡欢,烦恼不知何处生?
有人说,方山黑脸观音很是灵验,能许人愿望达成。男子前往,叩拜请愿佛予以笑口常开。
不料几日后,男子更烦恼了,他家来了三位乞丐,蹲在门前死活不走。一位骨瘦如柴风一吹就能撂倒的老人,一位衣衫褴褛披头散发的中年男人,一个肮脏不堪满身跳蚤的小伙子。
路过的人都掩鼻而过,男子更是嫌弃,呵斥道:“哪来的乞丐,赶紧走!”
三位乞丐充耳不闻,仍然在门前乞讨晒太阳。
当夜子时,天气骤变,一场暴雨突如其来地席卷了天地。大雨如注中,老人饿得晕了过去,中年人冻得全身发抖,小伙子见状,敲响了男子家大门,被吵醒的男子不快道:“赶紧找人将他们撵走。”
男子妻子心生怜悯说:“大冷天,让他们去牲口圈暂避一晚吧?”
男子无可奈何地应承了,他怕乞丐们不罢不休惊扰了家人睡梦。
次日,天光放亮,雨还在下,从窗户看出去,男子看见三位乞丐在雨中东逛西走,四处打量谷仓、房屋,牲口,别有用心的样子。
男子十分愤怒,立刻想轰走他们,被妻子拦住:“雨还下着,待天晴吧。”
男子叹气,说妻子是妇人之仁,遭了贼就知道好歹了。


夜里,雨愈下愈大,遇上了一场百年不遇的大暴雨,院子里水漫起来,低矮处开始渗漏。男子听见梁上淅沥沥声慢慢响起失恋三十三天小说,水从天上来,坚固的主卧室都漏水了,其他房间的情形可想而知,他很想去看看,然而风交加水如注,把他阻挡在房里捶胸顿足。
黎明时分,雨停,天放晴,男子赶紧跑出门,气恼着去撵人,他觉得这场大暴雨都是三位不速之客带来的灾难,后悔当初没狠下心肠赶走“扫把星”,带来如此厄运。
当男子跑到院中时,眼前一幕他让他惊愕了。
三位乞丐正忙忙碌碌着,老人扶着梯子,年轻人递着东西,中年人趴在房顶,对面的屋顶上一间间铺着毡布,百间房子完好无损,乞丐们周身湿透。不知是雨还是汗。
男人眼中滚烫,一串泪花掉下来。
随后,年轻人将牲口屋子挨个打扫得干干净净,又给每头牲口清洗、查病。
男人让三位乞丐住在客房,好酒好菜伺候着。来年开春,老人帮着男子育苗,看着一行行种下的希望,男子觉得,这是一颗颗黄澄澄的金子啊。
当初一次不情愿的爱心布施,收获的却是满满春夏秋冬,男子觉得开心极了。
此后盐焗鸡胗,四里八乡多了一位大善人,救济穷人,帮扶乡亲,男子宅心仁厚,有人说他就是方山上的黑脸观音转世,心澄如莲。


记得我在五六岁的时候,喜欢随祖母串门子,所到之处,街坊四邻便会托出塑料盘,盘中搁着花生、胡豆、冰糖、果子等小零食,由着小孩吃闹惊爆无底洞,主妇则给祖母泡一杯沱茶,家长里短的,众人聊聊日子,吐吐心事,偶有唉声叹气和抱怨声声,也在祖母的趣谈纷纷中化为烟云了。
祖母清朗,笑眼弯弯像掬了一轮牙月羌溪花园,予人光辉。
慈爱的人,都是可亲可敬的。
记得苏青说过自己祖父冯丙然萌版胡一菲,她说:“桥边的人都站起来了,问候我祖父,把一切里巷见闻都告诉他听,征求他意见,听取他的判断……只听见祖父沉着而和蔼地在答复他们了。”
智者明,慧者清,智慧又清又明,如四月天,阳光明媚,让人如沐春风。
记得有一年,祖母在土坯房侧开辟出一块空地,栽上鸡冠花、栀子花、蔷薇花、月季花、芭蕉花等圣诞歌简谱,用心培植、浇灌,慢慢地花儿开出来,竟惹得四邻驻足,羡慕不已,芬芳四溢。
夜深人静时,每当小花园里犬吠声起,我便急急跳跳往祖母跟前跑,故作神秘道:“又来了。”
祖母一咧嘴失身为妾,竖起二拇指“嘘”一声疯狂鉴宝团,开心得像小孩样。
我着急道:“‘采花大盗’来了。”祖母却说:“花不在多,有香则名。”说完拉开屋檐下的电灯线,窗外一片清辉,门外小径清晰可见月亮鱼,陌上采花人缓缓归矣。
隔日,祖母找来石匠在小花园砌了石凳石几,支了藤架,铺上干草,小凉亭就此竣工,四邻隔壁欢喜而来,一时热闹无比。
但凡邻里说喜欢某株花某盆草,祖母便动起来,帮着移栽花草去。来年,娇艳欲滴的蔷薇从左邻右舍的墙垣探头过来,祖母笑说:“这花儿回家探亲啦内功图说!”
予人玫瑰,手有余香。谁说不是呢!
“独乐乐了不如众乐乐,大家好才是真的好。”小时候,总听祖母这般念叨着。
老屋门前有一条街市的石板路,姚启凤每逢赶集日,总有四里八乡的人从屋门口经过,大家喜欢此处停停脚,歇歇凉。
早些年,祖母找人在路旁凿了一口井,井边系上水桶,再置几个碗,路人经过时,打一碗井水喝下,那真是清流涌入干涸心田,一股子清凉爽劲让整个人舒坦起来,美好万分。
路人记得祖母的好,井水、水桶、土碗都保护得好好的,甘泉不断,永葆水流。
到了九十月,祖母家有棵麻梨树缀满了果子,惹来一群小孩子垂涎欲滴厉勇,见他们窥探,祖母便暗笑着将一梯子、一竹竿放在梨树下,傍晚的时候,孩子们陆续来到树下,果子摘得欢快热闹,梨树下总是笑语连连。


“忘不了故乡/年年梨花放/染满了山冈我的小村庄……”
现在,每逢看到遍野的梨花开满山坡,便会想起小时候,洁白的梨树,梨树下祖母满头银发,莹莹闪烁。
春、夏、秋,农人院里,谷物丰实,鸟虫繁荣。而隆冬到来时,霜雪纷纷,皑皑一片灌南人才网,田间地头粮草不济,窗外时闻飞鸟凄凄低鸣掠过,这时特纳牙,祖母将屋内的石舂挪到屋檐下,放上玉米、谷子、草籽等,虫鸟闻香而来觅食,络绎不绝的队伍,像是回到了温暖的巢穴。
看着祖母像对待孩子一样对鸟儿们的样子,再看看它们,便觉这世间真好,也想做一只鸟儿虫儿了。
一生中,最记得祖母说:“流水走了还会来,太阳下了还会升,枯草荒了还会绿。”
每当想起,便会觉得给予和舍弃是那么美的事,所有的付出会不经意回到你身边,陌上花开,慢慢归矣。


往期好文
?大智若愚,才是真聪明
?幸福是等不来的?
?汉朝的端午,和一种植物息息相关
?有钱人终成眷属, 有情人终成路人
△点击文字即可阅读全文
【优秀公众号推荐】九臣文学嘿,我在等你!读有引力从此,陪你阅尽人生波澜。
作者:admin 分类:全部文章 浏览:82